贵州务川绿源中药材种植开发有限公司为您提供贵州天门冬贵州天冬苗木销售天门冬销售等相关信息发布和最新资讯,敬请关注!
新闻资讯
新闻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信息 > 详细内容

贵州天门冬丨江莲摇白羽,天棘蔓青丝

来源:http://www.gzlyzyc.com/news/73.html  更新时间:2018-09-11



       贵州天门冬(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时常也被简称为天冬,是百合科、天门冬属攀援植物。为著名中药,入药部分是其膨大的根块。

       天门冬何以得名?据《植物名释札记》,“天”字在植物名称中往往取自然之义,“门”有赤色之义,形容其根部膨大部分外皮的暗赤褐色,“冬”乃檐冰之象形,正如天门冬纺锤状的根部。故天门冬乃“言其药物为天然产生而带红色的冰冬耳。”

       《本草纲目》说:“草之茂者为虋,俗作门。”《尔雅·释草》云:“蘼,虋冬。”郭璞注云:“虋冬,一名满冬。”宋人邢昺认为“虋”与“门”字异音同。[3]而虋即“赤粱粟”,是粟的一种,本身带有红色的含义。

       由此可推断,用于形容其根部外皮的赤色的“门”字当是“虋”的假借,因为虋字的写法实在繁复。

       清嘉庆年间有人写了一本很有意思的小说《草木春秋演义》,将草木与历史演义结合,载中草药三百余种,有情节的中草药有一百余种,有些人物外貌与中草药外形基本相符,敌我阵营的划分也与是否自带毒性相关。[4]

       在小说第二十四回中,天门冬的人物设定是大汉国宣州蜀椒山的强盗头目,“在山上打家劫舍,掳掠民财,杀人放火,聚众上千喽罗”,欲推翻朝廷自称成霸业,第二十五回在与朝廷军队的战斗中兵败,自刎而死。也就是说,如果将《草木春秋演义》拍成电视剧,天门冬至多都活不过两集。

       将天门冬设定为无足轻重的反面派,与中草药药性是否相符呢?至少,天门冬无毒,这不同于小说中天门冬手下的强盗和尚曼陀罗。

       历史上,对于此诗中“天棘”的解释确实存在争论。南宋学者郑樵(1104-1162)《通志》认为天棘乃杨柳之名,庾信诗“岸柳被青丝”可证。但明代文学家杨慎(1288-1559)在《升庵诗话》中批驳了这一观点:

       柳可言丝,只在初春,若茶瓜留客之日,江莲白羽之辰,必是深夏,柳已老叶浓阴,不可言丝矣。若夫蔓云者,可方言兔丝、王瓜,不可言柳,天棘非柳明矣。按《本草索隐》云:“天门冬,在东岳名淫羊藿,在南岳名百部,在西岳名管松,在北岳名颠棘。”颠与天,声相近而互名也。此解近之。[5]

      另外,许多文献载天门冬又名“颠棘”,所以,“天棘”之得名,乃是因为“天”与“颠”音近。“棘”的本义是茎上多刺的酸枣树,而天门冬鳞片状叶的基部确实有长约2.5-3.5毫米的硬刺[6],名之为“棘”有其道理。这是一种带刺的攀援藤本植物。

      俞士玲《杜诗“江莲摇白羽,天棘蔓青丝”》分析了中国诗歌史上柳与藤作为意象的区别,以说明藤本植物天门冬——“天棘”,属于“藤”,而绝不是“柳”:“杨柳成了家居、市井、繁体、人烟的象征……与此相反,‘藤’的意象常用来表现和烘托环境的清幽和居住者的萧散疏放。”[7]

      天门冬这种“藤”,确实生长在清幽的环境中,如同一位隐士。事实上,诗歌以“天棘”为意象的并不多。杜甫将天门冬写入诗中,大概也是因为天门冬乃巳公茅斋中的实有之景。

      俞士玲一文还提到,杜甫及其同时代的许多诗人在描写佛、寺、僧时,也多言及藤萝,如王维《过福禅师兰若》:“竹外峰偏曙,藤阴水更凉。”王昌龄《诸官游相隐寺》:“山馆人已空,青萝换风雨。”岑参《出关经华岳寺访华云公》:“竹径厚苍苔,松门盘紫藤。”李白《将游衡岳,过汉阳双松亭,留族弟浮屠谈皓》:“延萝结幽居,剪竹绕芳丛。”孟浩然《夏日辨玉法师茅斋》:“竹林深笋穊,藤架引梢长。”以及《宿里公房》:“苔涧春泉满,萝轩夜月间。”[8]在以上诸多“藤萝”意象中是否有天门冬,我们无法判断。

       巳公是一名僧侣,而后世诗歌出现“天棘”的,也多与佛、僧、寺相关。如明代张和《访晓庵禅师师以洞庭柑为供》:“檐前暮雨沾天棘,席外春风动石楠。”

       冯梦龙(1574-1646)编过一本《夹竹桃顶针千家诗山歌》,其中有一首《丝丝天棘》:

       回头看见子介个有情郎,我弗枉今朝烧个炷香,他衣衫齐整,年貌正芳,眉来眼去,两下挂肠。姐道:郎呀!你若肯访奴时,奴家弗是无记认,丝丝天棘出门墙。

      《夹竹桃顶针千家诗山歌》乃是用“夹竹桃”曲调所作的吴地山歌,借用顶针的修辞手法(每首山歌的最后一字为下一首的首字),以《千家诗》中的一句作为结尾,大部分歌咏男女情爱,在明代后期较为流行。

      《丝丝天棘》这首小曲颇似《西厢记》中崔莺莺与张生于普救寺中初次见面的场景,“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小曲的最后一句,出自南宋诗人王淇的一首七言绝句《春暮游小园》:“一丛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原本是感时伤怀,化用到山歌中,那爬过墙头的“丝丝天棘”,便成为小女子大胆追求爱情的自我写照。

      天门冬作为药材,在成书于汉末的医书《名医别录》中位列上品,具有“去寒热,养肌肤,益气力”等功效。不过在神仙传记中,天门冬被赋予神话色彩,使人返老还童、延年益寿。


      约成书于西汉的《列仙传》曰:“赤项子食天门冬,齿落更生,细发复出。”东晋葛洪所著的道教典籍《抱朴子》曰:“杜紫微服天门冬,御十八妾,有子百四十人,日行三百里。”其《神仙传》曰:“甘始者,太原人,服天门冬,在人间三百馀年。”这些神仙方术之记载自不可信,但放入杜甫的诗中来看,却有别一番味道:高僧茅斋中的天棘,原来是一味传说中有着各种神奇功能的草药。

     贵州天门冬之外,尚有一种名称相近的植物,名曰麦门冬,中文正式名为麦冬(Ophiopogon japonicus),与天门冬同科不同属,乃百合科、沿阶草属草本植物。麦门冬也是一味中药,药用部分亦为根部,呈成椭圆形或纺锤形,较天门冬的根块小,叶基生成丛,禾叶状。据《植物名释札记》,麦门冬之得名,乃是因其叶形如麦

相关新闻
相关产品